季临渊

医学狗不想说话

不期而遇(一个可能续写的一发完,有点甜的刀)

#第一人称#
#ooc预警#
   “Hey!瞧我发现了一个什么?一个睡衣宝宝!”
    那个举止浮夸又神经兮兮的头套紧身衣兄弟又出现了,说真的,我最怕这种胡搅蛮缠并且比我还话唠——这简直是奇耻大辱——的人了。
    “Spidy~”他一边挥手飞吻一边从不远处那栋楼的第七层跳了下来(手上那把刀上疑似有血迹,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报个警什么的,为了可能发生了的人命案件),在地板上摔了个稀巴烂。Oh,ohohoh...这画面可真有点恶心。我抖了抖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扯了根蛛丝跳到那摊肉面前。
    “你还好吗?”我不确定地点点脚,“先生?”
    “如你所见,宝贝儿。”他的头和半个身子在地上滚了一圈,转了个方向,“就只是,先闭上眼睛好吗?哥需要一点时间,一点专属于男人的时间,man time,你懂的。”他还在不着边际地说些俏皮话,沾了血的手在地上画了个血色的心。“别瘪嘴,小甜心——哥当然知道你在面罩里做什么表情,论面罩哥是专业的——让你看着哥自愈哥会害羞的。害羞,害羞你懂吗?起反应那种。”
    “天,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我在匆忙闭上眼睛的前一秒顺便糊住了他的嘴,“我还只是个孩子!”
    “$%#¥&……”空气中隐隐传来他抗议的声音,直到这位变态人士自愈成人样儿撑起身体,用新长出来的另一只手撕下那团(一大团,当然,好邻居在这种事情上从不吝啬)糊住他半个头套的蛛丝。“哥要告你谋杀,小男孩。”
    “说得好像您能死一样,先生。”我睁开眼睛谴责他,“信口开河不是美德,这是连史塔克先生都懂的道理。”
    “相信我,男孩,对于我来说,死亡是件好事。”他耸耸肩,试图揉揉我的脑袋。未果,当然。蜘蛛感应不就是用来做这种事的吗?
    “难以理解,先生。”我看了一眼时间,准备结束这场名为“好邻居,天天见”的单方面的偶遇。(讲道理,他是怎么能做到对我的行踪如此了如指掌的?),“鉴于我才十七岁,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直面死亡。”
    “那倒不一定,boy.”他的声音突然柔和下来,乍一听仿佛是在教导自家未通人事的孩子(孩子?Seriously?),“死亡总是与我们不期而遇。”
    “Emmm..”
     “不过不用担心,哥的小可爱。”在我能回复什么之前,他先一步变回了正常的样子,“如果你死了——别瞪我,我是说不幸地——凭哥和死亡女神的交情,怎么着也可以把你从地狱里偷出来。”
    等等,那是一个wink吗?他竟然wink我——一个未成年人?!
    “那么……我猜我该说谢谢?”一把扯过放在路边的书包,我丝毫没有欲盖弥彰地向他道别,“再见,先生。”蛛丝一扯,我向家的方向飞去。
    不过我猜全知全能的上帝喜欢打脸(Hey,别揭穿我。我知道没有天堂只有神域,阿斯加德里也没有上帝而是雷神托尔和他的好弟弟洛基。),不然我怎么会面临如此境遇。我一边拽扯着灭霸的手套一边不着边际地想着,鉴于史塔克先生严禁我在干正事时说废话——说真的,他怎么有脸这样要求我?
    一个响指一半生命,讲道理这样的代价有点过于残酷。我一边为纽约、为全世界、为全宇宙的生物担心,一边和那个显然有着别具一格理想抱负(并且开挂了)的紫薯精对打,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可能是那一半中的一员。甚至直到拔手套失败,直到史塔克先生被卫星轰得破破烂烂,直到长脸博士(抱歉博士,没有恶意)交出无限宝石,直到灭霸在我们面前破空而去,我都是在为我的同伴我的人民战斗,为其他一切生命的存亡而焦急。
    我总是潜意识地忽视了自己可能死亡的这种情况。鉴于我还这么年轻,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好吧。直到看到一个个一起战斗的同袍在我眼前消失,直到体内的怪异感令人无法忽视,我才开始慌张,才开始意识到一个响指一半人还意味着什么。
    那位跟踪狂先生说得对,死亡总是与我们不期而遇。他从来不会因为一个复仇者联盟超级英雄才十七岁就放过他,这可有些过分。
    现在要求对新人实行首杀保护还来得及吗?我一边猛地向前一步抱住了(或者说是瘫入他的胸膛?)史塔克先生,睁大了眼睛想要说一些不那么丢人的话,一出口不知怎么就变成了“I don't know what happened.”
    紧紧抓住他的手,我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有做好死亡的准备。
    “I don't wanna go, Mr.Stark.”史塔克先生,我真的还不想死。我是说,你看,我才刚成为复联一员,我甚至还没从学校毕业。我以为我的路还能比这稍微再长一点。
     “I don't wanna go......”头套先生说的话还算数吗?他说过会把我从死亡女神手里偷出来的。但是鉴于随机死亡一半而我已不幸被选中,他能幸运地(或者对他来说不幸地)成为被留下的另一半吗?
    “I'm sorry......”
    我的天啊,我好像搞砸了一切。梅姨对不起,以及史塔克先生。我很想表现得从容一点,但是我真的还没有做好准备迎接死亡。你们会原谅我的,对吧?

评论
热度 ( 53 )

© 季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