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临渊

医学狗不想说话

任务结束时我在想些什么(冬兵视角)【盾冬 叉冬】(一发完)

微虐慎入。这个冬吧唧内心世界十分丰富。

任务结束时我在想些什么
         任务失败,我被作为有效资产带回。朗姆洛一脸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小声叮嘱我如果不想找罪受就乖一点。我不是很喜欢这个看起来凶凶的人,大部分是因为每一次我从那个会放电电我的椅子上醒来他都在一边瞪着我随时准备将我制服。但也不讨厌他,不单是因为他是我的引导人——他们都这么称呼他,但我不知道引导人是什么意思,而他坚持称自己为保姆,保姆又是什么呢——还因为他会给我穿衣服挂装备,会给我洗澡,会在我受伤的时候为我清理伤口——这个时候他总是絮絮叨叨,他以为我没有在听,而事实恰恰相反。有的时候——那是很少很少的情况下,他会在任务结束而其他人又没有来得及接应的时候给我嘴里塞一点东西,甜甜的,他说那是巧克力。更少的情况下他会给我一点牛奶,那种白白的味道奇怪地不难喝的液体。
        显而易见,这次是没有这样的福利了。
        我被很快带到了那个有讨厌椅子的房间,我的主人又在试图给我灌输一些奇怪的救世思想,我慢慢撅起嘴。我讨厌这个主人,他不但长得丑,还总是以为我是傻子,拿这些东西来忽悠我,但他最令人讨厌的是总是在我面前喝牛奶还不给我喝。
        我想知道那个叫我“Bucky”的人是谁——说真的,真有人叫这么蠢的名字吗——但他扇了我一巴掌。我又看见朗姆洛在瞪我了,或许这就是他说的“不乖”和“找罪受”。
        果然我被按到了椅子上,口塞也塞了进来。朗姆洛一直看着我,表情介乎凶狠和其他什么之间。
        我突然又不想被电了。
        每一次被电后我总会忘掉一些东西,但还有一些模模糊糊地存在在我的大脑里。我不知道我是谁——他们叫我“资产”,我讨厌这个名字——但隐约记得我杀了很多人,很多很多。我总是避免自己想这些事,假装什么都没有记起。但没有用。回忆中交杂的罪恶早就将我紧紧缠绕拖入痛苦的海洋,我早已被溺毙。
        但今天那个男人叫我“Bucky”,他看着我仿佛他认识我,仿佛他完全信任我,仿佛我还有救。我突然又不想被电了。
        在我做出反抗之前,那股熟悉的电流窜了进来。

评论 ( 1 )
热度 ( 28 )
  1. 奉为羽秀季临渊 转载了此文字

© 季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