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临渊

医学狗不想说话

【主芽詹/有黑盾*巴基/有锤基】The Apparition


【概要】
普通人AU,芽总*巴基,黑盾*巴基。锤基出没。
豆芽菜史蒂夫·罗杰斯和他的恋人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是一对儿搬进新房的恋人,却遭到恶鬼(黑盾)纠缠。危急时刻,表面上是普通人的驱魔二人组锤基出手相助。
【CP】
(芽詹)盾冬锤基
【分级】R
【注意】
1.脑洞来自于包子的恐怖片《幻影》,但与电影剧情没太多联系。
2.有肉,芽詹的。恶鬼黑盾大概会对巴基做一些强制性的事情,提前预警
3.第一章打盾冬芽詹锤基tag,之后哪对儿出现打哪对儿


第一章
     “Steve?”灰绿色眼睛的青年在医院的地下停车场里找车,“我下班了,现在去接你可以吗?”地下停车场光线晦暗,亮着的两盏灯在偌大的空间里仅仅能起到让人大致看清楚周围情况的作用。好在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对这里足够熟悉。他按照记忆走了一段,一边还讲着电话,远远看到自己的爱车停在光与影交织的地方。
     “今天我们也很忙,升学季,你知道的。”电话那边史蒂夫的声音是一贯的温柔,“光申请视频我们就看了上百份,不得不说眼睛又干又疼。现在我一点也不想看到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任何事物。”
     “哇哦。”巴恩斯扬起一抹布鲁克林小王子式的坏笑,“这么说某人想我啦?”
     “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的缪斯先生。”
     “给这个情话满分。”巴恩斯能感受到自己脸上的热意。其实不是多么好的情话,但那是史蒂夫讲出来的,就要另当别论了。“詹姆斯哥哥这就过去找我们的小史蒂夫。”他步伐都带上了些雀跃。
     “Bucky!”史蒂夫对那个称呼不太满意,“并没有那么小,事实上......”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手机那头传来的一声巨响打断了。
    “Bucky?Bucky!你还好吗?出了什么事了?”

     “.......不......没什么。”过了一会那边才又传来了巴基的声音,“刚刚从我前面窜过去了一个东西,把我手机吓掉了。”
      “看清是什么了吗?”
     “老鼠?”巴基打开手机的手电光四处照着看,“我也不知道,不过大概从哪辆车的车顶窜出来的耗子吧。毕竟一个这么有历史感的车库,里面不住点什么小动物也说不过去。”看了一圈没有收获,他耸耸肩走到车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上车了,等我二十分钟。”
      史蒂夫念叨了一句“路上小心”就挂了电话,开始慢腾腾地收拾自己的资料。
     收拾完东西时间还很充裕,他于是写了明天的计划,又从抽屉里掏出了一个小方盒子,以一种堪称小心翼翼的姿势打开。
     “Hey!”
    一只大手从天而降砸在桌子上。
     史蒂夫吓得差点没握住盒子。
     “Ohoh,抱歉吾友。”托尔·奥丁森那张大脸出现在面前,“我只是看你没关门,顺便来打个招呼。巴恩斯还没来吗?”
    “他也刚下班。”史蒂夫抓紧了手里的盒子,希望托尔没注意到它。
    “唔,辛苦的医生。”托尔站直身体,“我先走了,再不去接洛基的话他可能会炸了整个学校。”
    “Em,好。再见,托尔。”史蒂夫明显有些魂不守舍。
    “明天见。”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荷尔蒙,简直就像是一个大写的“性感”的金发男人挥挥手往外走,出了办公室门还不忘补充一句,“顺便一提,戒指很漂亮。”
      史蒂夫整个脸红透了,他沮丧地把自己瘫在办公桌上,甚至无暇顾及西装会不会皱,只是自顾自地发出了一声长叹。
      被托尔发现求婚的戒指令他感到不安与愧疚。他会下意识地将自己与托尔进行比较,又因为他们的巨大差异而对自己是否能给Bucky带来幸福产生怀疑。
      托尔·奥丁森是他的大学同学,也是他们班里和他关系最好的人,现在成为了他的同事。他的养弟洛基·劳菲森是巴基的室友,如今也在这所大学的化学实验室研究高分子材料。
      虽然嘴上不说,史蒂夫其实很羡慕托尔。羡慕他强健的体魄和挺拔的个头,羡慕他有力的肌肉和爽朗的笑容。而史蒂夫,可怜的小史蒂夫则永远是个豆芽菜,他没有人们喜欢的肌肉与个头,不会说情话讨心上人喜欢,甚至连大笑都做不到,鉴于他有该死的哮喘。
      托潜意识里藏着的自卑的福,史蒂夫一直认为自己配不上巴基。
      Bucky,他的Bucky是多么完美的人,他面容俊美四肢修长,性格开朗双商极高,还很会说情话,是最讨女孩们喜爱的那一款。史蒂夫敢打赌从小到大他们遇到的女孩至少有七八成都憧憬过能和Bucky谈一场浪漫的恋爱,剩下的那些则忙着把他拐上床。所以当他察觉到自己对Bucky不一样的情愫的时候,只敢将之深深埋藏在心底,用混着悲伤与眼泪的血肉将它一层又一层地包住,以此来防止自己带出什么不一样的情绪被Bucky发现。
      他以为他和Bucky能一直这样做好朋友下去。他做好了准备怀揣这个罪恶的感情看着对方找到女朋友、结婚生子,见证对方一生幸福,直到世界的尽头。
      可是他没有想到,Bucky竟然会在毕业典礼后的同学聚餐上,当着大家的面向他表白。
      这就像是在干渴得快要失去活下去的希望了的旅人面前摆了一碗清澈甘甜的救命的水。
    理智告诉他他要拒绝Bucky,因为Bucky值得更好的。
      但去他的理智。
      骤然得到所爱的史蒂夫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他从座位上一下跳起来,用毋庸置疑的力道将Bucky的脖颈压下来,在众人面前的结结实实地吻了上去,并超常发挥地将他们之中更有经验的Bucky亲得眼角泛红。
      从此旅人摘得了自己的维纳斯,并得以日日抚摸夜夜灌溉,让花瓣肉眼可见地更加娇艳欲滴。
      但偶尔有时候,在看到周围别的优秀的男人的时候,他会觉得是自己自私地偷走了Bucky本该有的更幸福的未来。
      他是如此地爱Bucky,以至于会惶恐自己给不了他最好的。

     “Loki又和我抱怨他的哥哥了,”在超市里推着购物车买东西的时候,巴基这样对史蒂夫说道,“托尔怕是又做了什么事情。”
     “可能是因为我们最近下班比较晚?”史蒂夫左右比较着手里的两盒西红柿,还未卜先知地揪住身后巴基偷偷往购物车里塞薯片的手,“Bucky,我们说好了什么?一天只能吃一袋零食,有了覆盆子小蛋糕就不能选择薯片。”
     “唔唔……”巴基从喉咙深处发出几声走调的呜咽,又大又圆的眼睛带着点无辜和期待软乎乎地看着他矮小的恋人。在得到史蒂夫无奈的笑容后,他就像占了什么难得的便宜一般美滋滋地将手上的酸奶味大包薯片放进了购物车,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是在撒娇。或者说,是史蒂夫有意不让他意识到。
     “我看没那么简单。Loki已经快和他哥哥分房睡了。”解决了零食问题的巴恩斯继续刚刚的话题,“我们得帮他们一把,再这样下去Loki就要跑到我们家借住了。”
     “我明天会问问托尔的。”关系到自己和Bucky的生活,史蒂夫还是不会松懈的。他将选好的西红柿放进车里,又挑了几把青菜和一盒鸡蛋放进去。
     “里面的这盆仙人掌哪来的?”他好气又好笑地问道。
     “从那儿拿的。”巴基指着不远处,“新家要有个新植物。”
     “说得你好像会养一样,到时候还不是我来打理它。”史蒂夫捏了捏恋人推着车的手,“Jerk.”
     “反正你已经养了一个我了,”巴基低头在史蒂夫脸上亲了一口,“再多一个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Punk.”
      史蒂夫甚至还来不及为这公共场合的亲热行为感到不好意思,他那精力充沛的恋人就又转移了注意力。
    “我们买一个帐篷怎么样?我想去野营好久了。”
    “住在帐篷里吗?”史蒂夫有些为难,“我不太习惯睡在外面的感觉。”
    “我们也可以不睡啊,”巴基甜甜地笑着,漂亮的指尖暗示性地在史蒂夫手臂上摩挲,“做一些你喜欢做的事情。”鲜红而饱满的嘴唇被他舔得晶亮,像是多汁而甜蜜的果实。
    “一晚上?”史蒂夫的脸意料之中地红了个彻底,但他还有些犹豫,“我可能做不到……”
    “我们慢慢来,”巴基低头,呼出的热气暧昧地吐在了史蒂夫耳际,“你可以慢慢地打开我,一点一点深入进去,我会很乖很乖,从内到外完完全全为你敞开。”他看到史蒂夫的瞳孔都有些放大,露出了一个带着一点狡黠的的满意的笑容。“或者你躺着我来动,一点一点地摇,再在你耳边唱上一整夜。”
    “Bucky...”史蒂夫想说教Bucky一番,让这个敢在公共场合说这么过分的话的小混蛋吃点教训。但他什么都说不出口。事实上,他甚至有些过去兴奋。
    “我们走吧。”史蒂夫推着巴基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虽然没有人能听到他们的私语,但在这里待的太久他怕自己流出鼻血。那样就太难堪了。
      当然,他没忘记拿上那个小混蛋心心念念的帐篷。

评论 ( 7 )
热度 ( 89 )

© 季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