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临渊

医学狗不想说话

【ABO主毕海/有碧海】柔中带刚

【简介】我党潜伏在果党的军统机要处主任唐山海24岁时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分化成了坤泽,面临职位被剥夺以及被迫和党内其他势力的乾阳结合的困境。糖堆争取之下,成功成为果党特工,带着军统局提供的搭档徐碧城以“军统不支持OB结合要把自己配给乾元”的名义投奔表舅李默群。进入76号后糖堆被(没有老婆的)毕忠良看上,腹黑老毕设计要标记他,为了革命事业糖堆顺水推舟成为了毕夫人。
【提醒】
1.本文HE有保证
2.老毕在糖堆前没有别人,对,我把嫂子蝴蝶掉了(/ω\)
3.前面有碧海线,是为了剧情需要,碧城妹子会暂时标记糖堆,还会帮糖堆度过好几次泽期(用手指,碧城不是大~萌妹,不是!)接受不了的同学请务必离开,接受不了的同学请务必离开x3
4.毕海和碧海线我会在每章开头标明,方便大家选择,但tag打在毕海,因为这是毕海文,碧海是为了情节需要
5.碧城妹子会一点点坚强起来成为一名合格的特工并且在糖堆需要时照顾他,毕竟原剧那种情况太糟心了,我希望看到不拖后腿还学会关心自己搭档的碧城小姐姐
6.深海没有感情线,他们的所有选择都是同事情谊以及考虑到革命事业的结果,文中他们的某些决定可能会有让人误解的地方,提前声明
7.糖堆是我党潜伏在果党的间谍,毕竟有了我党的光环才不会轻易的狗带啊
8.如果有ooc是我的错
       
【ABO设定补充】
1.Alpha乾元  Beta中合 Omega坤泽(乾阳和坤泽来自一篇棒棒哒羽皇abo,中合是我瞎掰的)
2.中合有信息素也有偏向性,数字1到9越大靠近坤泽,反之靠近乾元,中合可以标记坤泽,但一般因为信息素较弱,只能形成临时标记
3.毕忠良:乾元  徐碧城:中合  糖堆:坤泽
4.乾阳坤泽16到24岁分化,坤泽有发情期(泽期)
5.目前国内仅有果党内部有抑制剂,一般配给军官高职人员和特务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请往下拉

温馨提示:本章微碧海

1.
        徐碧城提着棕色小皮箱跟在牵着她手的唐山海身后,小心地走动以提防淡蓝色长裙被周围人踩到或是夹住。稍前方的唐山海步速控制得恰到好处,不至于太快让她跟不上,也不至于太慢而被周围一齐涌向火车的人落下。
        火车站总是喧闹的。徐碧城好不容易挤上了火车,额头都出了一层薄汗,抬头便看见一身蓝色西装的唐山海体贴地站着等她,身上的衣服贴合而丝毫不见凌乱,就连发丝也一根一根地都在自己应该在的地方,仿佛那个刚刚一直护着她穿过人群登上火车的人不是他。如果忽视左手上拎着的稍大一号的箱子,唐山海根本就像是去了一趟咖啡店而已,这让她脸颊微红——她知道自己现在一定看起来有些狼狈。
        稍微整整头发往车厢深处走去,人逐渐变少后他们的手就松开了。唐山海一只手提着箱子,右手微微向后隐隐护在她身前。把手收回在身侧,徐碧城有点不自在地捻了捻指尖。虽说一开始是她拒绝牵着手的,也是她在唐山海说火车站人多容易走散后坚持人一少就放下的,现在却是她自己舍不得了。毕竟一路走来她提着箱子的手已经有些出汗了,潮潮的有点黏糊,心理上感觉总归是不太好。而被牵着的那只躺在一片干净的微凉中,感受着对方指尖和虎口上的薄茧以及掌心的柔软在走动中的交替摩擦,实在是舒服太多。
        “碧城,我们到了。”直到唐山海为她撑开了门,徐碧城才回过神。她点点头走进去,习惯性地环看四周——一个很干净的车厢,被固定在地上的屏风分成了两个部分,车厢内顶吊着一盏欧式大灯。外面的厅堂里摆着一张梨花木的大圆桌和四只高高大大的椅子,铺着的西式桌布中心有一套茶具。旁边的一组沙发用了一个小立柜和桌椅隔开。沙发后隔着屏风隐隐能看见一张大床。摆设尚可,至少比前些日子忙于赶路躲避围捕时好了不少,东西倒也齐全,就是这中西结合得过于生硬,显得不伦不类。
         唐山海等她进了门才步入车厢将手中箱子放在地上,转身锁好门后走近几步歉意地笑笑,“这几天来委屈你了。”徐碧城没出声,只是摇摇头。她和他这么一个没有过多了解又突然冒出来要假扮恩爱夫妻的男搭档共处一室总归是尴尬的。几日的相处下来唐山海也习惯了她的沉默,没有继续说话而是就着水壶里的开水冲了冲杯子给他们倒上了水,等徐碧城拿起了面前的杯子,他也端着水杯一点一点地饮尽。
        一杯热到有些烫喉的水恰到好处地冲淡了这对新晋搭档间的紧张感,徐碧城向他点点头便提着自己的箱子走进了后面的屏风稍作休息,唐山海又倒了一杯水,走到沙发上坐下。
        他们终于摆脱了果党各方面势力的追踪,这是自他出人意料地分化成坤泽后为数不多的好消息之一。想到之前面对的种种困扼终于迎来了一个过分危险但可以称得上是转机的转变,唐山海眉头微松。这两周的舟车劳顿让成熟分化后体力骤降的他有些吃不消,但鉴于随时会被党国内部其他心有不甘的势力碾上,身边又有一位没有特工经验且看起来十分需要照料的女孩子,他一直硬撑着透支精力和体力承担起警惕侦查规划路线以及其他七七八八的责任。几天的再三观测让他完全确定了自己二人已经安全,刚刚又踏上了兜三转四这么大一圈后前往上海的最后一辆交通工具,他终于可以稍微放松放松了。
        杯里的水很快又被喝完,唐山海的指尖在还有点烫的杯口来回摩挲。他抿抿唇,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渴。有点渴,又不是特别渴,但这一丝丝渴意又像一个带着钩子的手,不紧不慢地撩动着他心中想对水的渴望。想到要起来再倒一杯他又委实有点不愿意,似乎身下半硬不软的沙发突然变得舒服得过分,让他竟懒于起来了。到底要不要起来呢,唐山海垂着眼思索着,竟是这么过了六七分钟。最终还是渴意占了上风,他起身抚平身上的皱褶,走到桌边倒水喝下。撩起手表看一眼时间,从西装内侧的纸包中取出一颗白色的药片,他又有点懊恼自己刚刚喝水的动作快了,现在又要用一杯水喝药。
       放下水杯唐山海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下,这么几步的距离气息就有点不稳,而他没意识到这是多么不同寻常的征兆。放松背部靠在沙发上,唐山海再没机会思考别的什么,几乎是一闭上眼睛就陷入了沉睡。
        “山海……山海?山海!”徐碧城一边叫着唐山海一边将手搭在他的肩上试图摇醒他,声音从控制不住的颤抖到隐隐带着哭腔。唐山海从一片黑色的泥淖中好不容易挣扎出来,一睁开眼就是搭档泛红的眼眶和焦急的表情。下意识地,他就带上了笑容,声音也是一贯的从容平稳而有安全感。
        “怎么了,别哭啊。”他拍拍徐碧城的手,过于敏感的触觉和身上粘粘糊糊的潮意让他一瞬间明白了现状。
        体力大幅度下降,精神不济,头晕恶心,不断想要喝水,四肢疲累不想动,思维缓慢,胸闷气短,放在哪一个坤泽身上都是发情期的前兆。唐山海是一个坤泽,他本来应该认出这些征兆,但他又是一个再特殊不过的坤泽。军校和军统的几次检测都显示他体力好身体素质高,五感发达意志力坚定对各种信息素抵御能力极高,再加上他的家族是出了名的乾阳家族,分化成乾阳是基本上没跑的,再不济也是极其偏向乾阳的中合,所以给他提供的也是再乾阳不过的教育。而出人意料地分化成坤泽后周边虎视眈眈的各方势力让他并没有机会接受详细的坤泽教育就带着任务和新搭档匆匆出发,他又过于相信老师给他的抑制剂,这才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
        不断浸出的冷汗将内衬打得湿透,就连西装外套都隐隐透出些水渍。抑制不住的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将睫毛也染湿,剩下的就在眼里不停地打着转儿。身体里似乎什么开关被打开了,一波一波诡异的热度在腹中燃起,带着闷涨酸疼一路向下,燃得下面的那个甬道也开始有些不对劲。先是微微湿润,很快就开始发烫,高热中液体越来越多,一齐流到那个小口边,冲破阻拦就这么不管不顾地丝丝缕缕滑落在臀缝间。
        唐山海呼吸逐渐急促,感觉四肢冰凉冷汗不住,内脏却似乎要被烧焦了,却还不忘眨着湿润的眼睛努力眨干眼泪对徐碧城安抚性地笑笑,“我睡了多久了?”


评论 ( 18 )
热度 ( 95 )

© 季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