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临渊

医学狗不想说话

【all昀脸】角色扮演

#人人都是林涛涛系列#
05.
    然而命运似乎有些过于眷顾你,竟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让你达成所愿——秦明不顾校方劝阻填报了一所医学院的法医系。
    听说这件事的那一刻你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不顾死鱼一样瘫了几天后满是皱褶揉成一团的T恤,顶着一头乱毛冲出卧室穿上运动鞋就往楼下跑,一路上车骑得飞快几分钟就到了校门口。
    跳下车来不及说什么,你把车往看门老大爷手里一塞就往里面冲,一口气冲上五楼在楼梯口还差点撞上一个人。堪堪刹住车,你一抬头,乐了。呦,这不是秦小明么?
    秦明本来脸上带着十分的严肃,被突然蹿出来的人这么一吓,眼睛睁大嘴唇微张,眼里的倔强瞬间化成了受惊的小动物般的不安,配合着那白嫩嫩还带点婴儿肥的小脸怎么看怎么讨喜,就是让人忍不住想捏捏看。你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不但捏了脸还揉了揉他的头,耍流氓耍得是十分自然。
    “……停下。”秦明被你这么不要脸的行为弄得好半天没缓过神来,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连连后退。
    “听说你要报法医,A市的B医学院?”你舔舔唇开口,说话间还带着没喘匀的气音。秦明本来不想回答,看出了他不说你不走后才不清不愿地嗯了一下。“真乖。”你笑得阳光满面春风得意,又伸手呼噜了一把他的头发,转身才回家。
    锁好车上楼换鞋时你才发现自己左右脚穿的鞋不一样,再往镜子里照照心如死灰瘫了几天瘫出来的咸菜一样的上衣凌乱的头毛泛青的胡茬,懊恼地一拍脑袋想这下丢人丢大发了,秦小明怕不是把自己当成神经病了吧?
    神经病就神经病,你转眼又乐呵起来,天意,这是天意啊,从今往后秦小明就再也别想摆脱你这个神经病喽。

05.
    好不容易说服了家人填报了医学院旁边的那所警校,你整个暑假都过得莫名紧张。每天打打篮球做做家务干干兼职,还时不时地往秦小明家里跑去骚扰他或者是把他带到自己家骚扰。
    “闭嘴看电视!”秦明怕是被你烦得不行,把遥控器往你怀里一丢就转身抱着医书生闷气去了。你知道要不是你说家里有几本医典药学解剖书但家长不允许借到外面去,他才不会来你家呢,于是讨好笑笑表示自己不放声音打扰他,让他好好看书。至于你到底是在看书还是看人那就见仁见智了。
    假期就在这么欢乐的时光里过得飞快,转眼间就要开学了。出发前几天你就开始叮嘱小圆脸要带这要带那,甚至还放心不下地跑去人家家看着他装行李。秦明早就习惯了你,不再因为你的存在而浑身不自在,你估摸着他大概长这么大都没遇到过比你脸皮更厚的人了。脸皮厚好啊,你一边翻翻柜子在剩下的东西里挑挑拣拣看到什么合适就偷偷往他的箱子里塞一边自豪,没有这么厚的脸皮哪能攻得下这株自带冰墙的高岭之花呢?
    如愿以偿地和秦小明一起坐火车来到了A市,你们在学校门口分开,自此你便过上了忙碌的大学生活。学校给你分配的专业是痕检,对此你还是十分满意的——痕检,法医,听着就像一家人不是么。
    秦明作为一个医学生课业重,你要上基础课专业课还要体能训练也轻松不到哪里去,但你还是坚持一有时间就往隔壁跑骚扰小圆脸。说是骚扰也不尽然,反正你就陪着他上课自习吃饭,搞得医学院像多招了一个人似的。

06.
    大二那年暑假秦明说是找到了实习的地儿要去,你假期里还要特训走不了,只好看着他一个人背着包走出你的视线。那一个多月你过得极其不是滋味,训练没把你累成什么样反倒是担心秦小明让你瘦了好几斤。
    好不容易小圆脸回来了你一看又心疼了。他也瘦了,脸上婴儿肥腿下显得成熟了些,个子也拔高了些许,脱了少年的形儿看着终于像是个青年了。
    “参与案件了?”你问,秦小明点点头没说话。你知道依他的性格大概是遇到什么事情难过了,也不舍得追问,便只道下次实习我们一起去呗。秦明依旧点点头。你习惯性地揉把他头。
    唔,真好,你想,养了这么久的猫得亏是养熟了。
    这以后的每一个有实习的假期,秦明都会和那边提前说好买一赠一多一个痕检劳动力,时间一到你们就提着小箱子坐火车过去。那边也习惯了多出来的这么一号人,把你们俩安排在了一个双人宿舍。
    双人宿舍,wonderful.你脑中的小人在欢呼雀跃放烟花庆祝这得来不易的同宿生活,面上却依旧看起来稳重。等到旁人都走了剩下你们两个时,你才迈着志得意满的步子在宿舍踱两圈,转身提起两个箱子打开,将里面的物什一个个拿出来摆好,还时不时驻足观察,活像一只完全沉浸在布置爱巢的喜悦里的雄鸟。
    你们当中有洁癖的那个早被你这些年的软磨硬泡折腾得没了脾气,秦明默默看了你一眼,扫过你在火车上摸了一天还没来得及清洗的手,又看了自己的行李一眼,干脆转过头去眼不见为净。
   
07.
    因为没有什么大案,接下来的几天实习生活比较轻松,你们不但能够按时准点吃上饭,甚至还可以有正常的午休和下班时间。
    吃完盒饭接过秦小明递过来的纸擦擦嘴,你有点坐不住了,在凳子上左磨磨右蹭蹭,吸引了还在细嚼慢咽的秦明的注意后凑过去小声道,“明明,我们待会去周围散个步?”
    秦明没有说话,收回了视线继续一口口吃他的饭,虽然这在你看来和小鸡啄米没什么区别。
    “明明……秦小明……”你不依不饶,把脸搁在桌子上,身后的狗尾巴仿佛就要化成实质。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你取得了最终胜利,于是现在你们正走在去不远处那个公园的路上。美中不足的是身后多了一个尾巴——你同校不同系的学长,刚毕业半年分配来这个警局的方木。
    公园里还是有些人的,不过都是三三两两结成的小队伍。你看看身边没什么表情但就是给你感觉有点不高兴的秦小明,再看看一旁穿着黑色皮衣好奇四顾的方学长,心中很明确地把明明是三个人的队伍分成了二加一,并且在己方二人温馨和睦的氛围衬托下愈发觉得单身一人的方木可怜,看他的神色就不由地带上了怜悯。不知道方木听到了你脑内的活动会不会想打人。
    起风了,树叶发出一阵阵沙沙声,秦小明皱起了眉,脚步忽地顿了顿。
   “怎么了?”你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的变化,侧头问道。
   “……”秦明深深看了你一眼又沉默了一小会儿,还是开口道,“想回去。”
    你没问为什么,只是转头对还在往前走的方木表示你们有点事要先离开,得到方学长一个凄惨的“什么!”作为回答后便揽着秦小明往回走。
    “怪我,忘记出来时提醒你多带件外套,现在是不是有点冷了?”你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现在这越来越大的风八成是要下雨,而秦明特别不喜欢下雨天——但又不想在他自己没说出来原因前戳他这个点,于是体贴地给他找好了理由。
    沿海城市总是这么说风就是雨,湿润的风卷着地上的落叶灰尘一阵肆虐后,微微的雨丝就飘了起来。秦明胡乱地点点头同意了你的话,唇抿紧脸色苍白,脚步愈加凌乱。
    雨丝还没飘多久就变成了稀疏的雨点,水珠越来越大愈发密集,很快就变成了倾泄而下的大雨,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不到两分钟内。
    雨点砸得你生疼,你想,坏了,秦小明这下不知该多难受,于是扯着他的手臂干脆跑了起来。秦明乖乖跟着你的步子,一句话也没说,直到你们跑回宿舍窜进楼内。
   “秦小明?”你转过头看见他浑身上下被雨水浇透了头发也可怜兮兮地耷拉着的凄惨样子不由就是一阵心疼,把自己也这么狼狈倒是忘到了不知什么地方。把他带回宿舍你就急冲冲地打了盆热水准备让他擦擦,宿舍条件原因洗不了澡,但是还是要擦擦换上干衣服以防感冒。
    准备好东西你才发现大半天秦小明没啥动静,挽上袖子你过来挖人,这才觉察到他的不对劲。
   “秦小明?明明?”
    那个被叫到的人此时没有半点反应,浑身湿漉漉不住颤抖,就连嘴唇也开始泛白,一双眼空茫而透着恐惧,整个人似已与外界的一切隔离陷入了不知名的绝望境地。

【作者有话说】
    秦小明已经由抗拒封闭自己变成了如今的沉默但接纳林涛存在,但离以后怼天怼地看起来冷漠严肃实则像个孩子一样小动作小表情特别的秦科长还是有很大距离。而这场雨就是契机,一个让林涛完全进入他的世界并对他的性格做出引导的契机。也就是说下一发就到林涛涛微黑化的部分了,想想还是有点期待呢。
    《角色扮演》的林秦篇写到现在还是觉得有点不顺不太上手,每次检查都有种我是写了什么垃圾的绝望的感觉。鉴于撸《角色扮演》的八篇的大纲时我已经爽过了,在考虑要不要就弃坑算了。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季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