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临渊

医学狗不想说话

【林秦训裴/林裴训秦/微轩明】暖阳

【林秦训裴/林裴训秦/微轩明】暖阳
【提示】
1.林秦训裴,林裴训秦,微奶裴秦小明水仙,不适者请提前退出
2.私设有:①奶裴是秦小明亲弟弟
         ②奶裴没入狱(舍不得)
         ③林涛谢训表兄弟
         ④谢训是奶裴学长
3.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四人行情况本章有暗示,不知道小伙伴们有没有看出来
5.依照我的一贯风格,甜甜甜
6.还没想到,有了再加
7.ooc是我的错

如果接受,请往下拉——



【林秦训裴林裴训秦,微裴秦】暖阳
01.
  “哥!”百无聊赖趴在沙发上玩手机的裴尚轩一听见门响便迫不及待爬起来,手机往旁边一撂人就从沙发这头滚到了靠门的那头,支起一个毛茸茸发丝乱翘的脑袋对着刚下班回家的秦明笑得牙不见眼,“哥,我要饿死啦!”
    秦明不紧不慢地换好鞋又脱了西装外套挂好,“先洗澡。”他回过头淡淡看了不知什么时候偷偷溜到身后准备抱住他的弟弟,只一个眼神就让这个大龄多动症儿童怂回了沙发上抱着抱枕乖巧坐好。“睡衣给你放好了,”裴尚轩歪在沙发扶手上,拆开了茶几上散落着的几个糖果中的一个塞进嘴里,在奶香味儿在舌尖鼻腔弥漫的间隙含混地说道,“浴巾也在里面,快点啊哥,我饿想吃饭。”
    秦明点点头进了盥洗室,很快热气就将阻隔盥洗室内部和外部空间的磨砂玻璃打湿,影影绰绰显露出了里面人的细腰长腿。裴尚轩小声吹了下口哨,目不转睛地从磨砂玻璃中看着他哥沐浴。我哥真好看,他美滋滋地想,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么夸一个和他九成相似的人是不是有些过于自恋。
    手机屏幕一亮,裴尚轩捞过来点开那条发来的语音,林涛的声音在客厅响起。
    “小裴啊,宝宝到家了吗,你问问他鱼是买鲈鱼啊还是鲢鱼啊。”
    鲈鱼。裴尚轩刚打上去,看了秦明的背影一眼又改变了主意,他随手拍了一张盥洗室的磨砂玻璃,坏笑着就这么发了过去。
    我马上回来。对面回了五个字。

02.
    “哥,好了没啊,”裴尚轩趴在盥洗室门上叫门,“你弟弟真的要饿死啦!”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裴尚轩隐约看见里面的人擦拭了身上的水后披上了睡衣,紧接着门就打开了,丝丝缕缕溢出的水汽中露出了他哥的脸,没了发胶的固定刘海湿湿软软地垂下来,看着平白小了好几岁,竟是给人感觉和他差不多大了。
    “哥,”裴尚轩亲亲热热地叫着,也不管秦明身上的湿气就这么贴了上去,半拖半抱地把他哥往外面带。秦明知道他自差点入狱后就安全感匮乏得厉害,如果不与自己肌肤相贴心理上会很难受,索性自己已经洗去了可能在工作中染上的尸臭,便由着他去了。
    裴尚轩将他哥卡在怀里带到了厨房,拍拍案板上已经洗好摆好的六样蔬菜一脸“快夸我啊”的得意。“乖。”秦明抬手揉揉他的头,抽出挂在墙上的刀在水下冲冲开始切菜。那双保养得仿若艺术品的惯用手术刀的手拿起菜刀来依旧赏心悦目,咔嚓咔嚓间细细的菜丝薄薄的土豆片圆滚滚的菜椒粒儿就铺满了砧板。锅里的水已经开了,秦明熟练地按顺序将菜下了进去,抽出筷子搅搅盖上锅盖。
    八岁那年他目睹了父亲的死亡后很快又接到了母亲的死讯——在医院待产的她得知丈夫跳楼后动了胎气,拼尽全力生下腹中男婴后便大出血引发并发症而去。还没来得及与仅剩的血亲见上一面,他就被送往福利院,好不容易打听到弟弟的消息时他已经大学毕业被分到了警局,而他弟弟正被指控过失杀人。初出茅庐的菜鸟法医不知费了多少力才还了弟弟清白,而他自己因为干涉与己有关人员的案件,虽然破案有功也被停职了一个月。
    一个月的第六天,那个他只在远远望了一眼的弟弟裴尚轩找上了门。“哥,”男孩还穿着高中校服背着书包,一开门就撞进他怀里流着泪小声,“哥你能不能收留我……”秦明没问为什么,从来不喜欢与人肢体接触的他破天荒地抱着失而复得的弟弟默默安抚了一个下午,听那个比他矮一头的小号的自己委屈地说着回到学校后老师同学们都恨不得离自己远远的,爸爸妈妈嘴上说着回来就好,却在他要抱妹妹的时候下意识地挡住了他。“哥你为什么不来见我,是不是你也不要我了?”那个曾经骄傲得像个小太阳的少年如今眼里满是受伤,几天里身边人的避而不及将他的心伤了个透,再加上被逮捕以来内心的不安和自己所保护同学的背叛,他终于是崩溃了,心中属于少年的意气风发不再,只剩下敏感和自卑。秦明叹口气将他搂得更紧,眼泪不知怎么就落了下来。
    裴尚轩对去学校和回家表现了极大的排斥,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秦明不想刺激他也不愿看他自暴自弃荒废学业,在得到了小裴养父母裴氏夫妇“他既已找到了家人,我们就当养他十六年是做了好事”的回答后便将他户口迁到自己名下又给他转了学,两兄弟从此住在了一起。
    毕竟只是刚毕业的小年轻,秦明一个月工资十分有限,交了每个月的房租水电煤气费后就所剩无几。用大学几年攒下来的那点奖学金给小裴交了学费又添了生活用品后的好一段时间内他不得不精打细算每一笔开支来应付捉襟见肘的生活,就这样还甚至一度连肉都吃不上,每周一次用六样蔬菜加个蛋煮锅汤都是兄弟俩难得的奢侈。
    好在裴尚轩十分争气,一改咋呼的性子全心全意投入学习,终于在新的领域重拾信心一鼓作气考入帝都大学经济系,除了有些过分黏人外基本没什么缺点。而秦明调到龙番市后也顺风顺水,从一个小法医升至秦科长,如今的龙番市警局法医一把手。秦明在龙番市买了房有了车银行卡里也小有积蓄,两兄弟终于算是熬出头了。
    水又滚了,带起里面红的白的绿的黄的菜上下飞舞,煞是好看。和林涛谢训两兄弟住在一起后秦明就没怎么做过饭,但每周一次的蔬菜汤却是裴尚轩必点也郑重声明过必须秦明亲自动手的。他接过弟弟递来的鸡蛋在锅沿磕开,筷子搅动下鸡蛋被打散成花儿。三勺盐少许酱油两滴香油,关火后秦明就着汤勺尝了一口。
    “怎么样,怎么样,可以吃了吗?”一直挂在秦明身后的裴尚轩迫不及待地凑过来,等不及秦明回答也懒得自己动手,他直接掰过哥哥的脸舔上了他的唇。热情的舌冲破阻拦进了秦明嘴里左冲右撞,像贪婪的掠食者般一点点将他口中残留的汤汁搜刮舔弄走,留下带着淡淡奶糖香气的余味。“就是这个味道。”裴尚轩笑得像个得到了心爱糖果的孩子,毛绒绒的头发蹭蹭哥哥的脖颈就心满意足地倚着冰箱抱着小锅吃得欢,被烫到了就吹吹舌头。秦明眼中带了点可以称得上是温柔的笑意,刚拿出消毒柜里的电饭煲内胆淘了米泡上就又听见弟弟叫他“哥”。
    “怎么……”剩下的话被淹没在两人紧贴的唇舌间。裴尚轩渡过来的汤还有些发烫,在两人交织的舌间来回滚了几次才被秦明咽下。裴尚轩放下锅搂住他哥的腰加深了这个吻,秦明保持着一贯的放任态度,纵容着口中不断舔弄挑动的舌进攻得更加肆无忌惮。
    裴尚轩是一如既往地得寸进尺。不知不觉间秦明的睡衣便被撩开,一只手顺着他微露的肩向下在饱满的胸前来回揉搓,不时地触碰到他红肿的乳尖引得他发出低低的呻吟。看见他的反应裴尚轩了然地一笑,扒开他胸前的布料露出那对带着咬痕可怜兮兮肿得老高的乳尖后坏心地低头用鼻尖蹭蹭其中一个,还不忘伸手揉捏剩下的那个,惹得秦明猛得抖了抖身子腿上有点发软。
    “涛哥咬得真狠。”裴尚轩言罢含住那可怜的豆子吮吸,用唾液将它浸润得发亮。

【作者有话说】
     我……一开始就是想开车来着,一上来就真刀真枪拳拳到肉的那种,但是写着写着强迫症上来就开始考虑为什么会有这种四人行的情况,忍不住想啊想啊还真想出来了,于是有了这一发算是铺垫(真的不是我卡肉啊)。
    习惯性先来一发试试水,不行就撤扛着车就跑

评论 ( 5 )
热度 ( 65 )

© 季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