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临渊

医学狗不想说话

【all咸粽】炼狱焚

【all显宗】炼狱焚
【提示】
1.all咸粽向,每个cp出现单独打tag,文前也会再次提示
2.有车有剧情,目测是大长篇,如果我能坚持下来的话
3.有部分私设,为了剧情(比如第一章里这个我本人嫌弃至死的童年称呼)
4.后面会有修罗场(如果我能写到那里的话)
5.第一章有点重要,它的所有内容都在为后面铺垫(包括那个我很嫌弃的称呼,咸粽的每一句话和顾玄武对每一件事的态度),也预示着故障这一对儿的将来
6.每章前都会标出可能的雷点,看到不能接受的雷点预警小伙伴们可以先撤
7.习惯性先来一发试水,如果大家不太喜欢这篇的话我就撤,扛着车和文就跑
8.喜欢就留句话点个小心心呗,你们的鼓励是我最大的支持
9.ooc算我的

【预警】本章顾玄武x张显宗,有车,军装play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请往下拉——


01.
      张显宗在书房的正中间站得挺拔一动不动,细长而笔直的腿被包裹在军装下裤和黑色长靴里,看起来脆弱而有力,充满了矛盾的美。饶是内心焦急纠结如顾玄武也忍不住在皱眉苦想之余多看了好几眼,在心里回味了一下这双腿被握在手中细细把玩或者被迫无力地挂在身上人的腰间时展现的别样的风姿。
     “宗儿,过来。”顾玄武一贯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主儿,他招呼着张显宗过来,不自觉地就带上了小时候对他的称呼。被叫到的张显宗似乎是没有想到能在办公场所听到这样的称呼,明显有一瞬的愣神,但他很快反应上来了顾玄武的意思,微低下头就这样乖巧顺从地走到顾团长跟前。
      一只手还没等他站好就揽住他的腰往下带,张显宗顺着力道坐到他上司的腿上,又被掰开腿调整了坐姿面对面地跨坐好。顾玄武三下两下解开他的腰带,手轻车熟路地顺着腰线摸到臀部,指头在入口处碾了碾就就着流出来的粘腻的白沫戳了进去,还不忘笑着问他,“含着哥哥的东西舒服吗?”
     “舒服的。”张显宗微微皱眉咽下一声轻呼,说出来的话却是低低地带着些笑意。尽管里面的东西一直没被弄出来,几个小时没有被碰触的敏感之地被这么粗暴地对待还是会感觉到疼痛。但他不准备也不能表现出来。
      顾玄武用指头在里面探了探,感觉到足够润滑后又伸了两个指头。三指的兴风作浪下,内里还泛着昨夜酸软的嫩肉很快被唤醒了,被迫怯怯地抽动着迎合讨好进犯者。张显宗的脸上也带出点红晕,嘴唇微张无声地吐息着平复体内涌起的熟悉感觉。
     “张显宗,你说我该不该趁机打下文县?”顾玄武手上逗弄着怀里的人,心里却还在琢磨着公事,他在张显宗耳垂上啃了一口,见现了牙印才道,“说说你的看法。”跟着顾玄武长大的张显宗对他是再熟悉不过,知道他问这句话心里多半已经有了主意,于是垂眸斟酌着字句缓缓说到,“这是一个好机会,如果做好准备的话,可以一搏。”
      顾玄武笑得爽朗,掐着张显宗腰的手往下拍拍他被军裤包裹的浑圆的臀部,“我也这么觉着。这一票干成了,老子带你吃香的喝辣的;要是翻了船,你陪老子一起没命。”说着扯下他的裤子把自己蓄势待发的物什埋了进去,还不忘上下掂掂好让自己埋得更深。张显宗知道他要从公事中抽身完全地投入到情事中,便撑起自己上下吞吐起他的凶器。在这种事上,顾玄武一向是喜欢看他主动些的。
      果然顾团长颇为愉悦地坐着半眯着眼看着他起伏,一只手握住他的后颈,另一只手解开军装外套的扣子撩开衬衫前襟揉捏他胸前饱满的肉,一旦感觉张显宗的速度慢下来,就暗示性地将他往下压压。
      张显宗动了几十下,感觉体内的坚挺愈加戳人了,饶是他有再好的体力也实在有些支撑不住,只好把头埋在如今上司兼童年玩伴的肩上靠在他怀里用已经开始泛着些湿意的声音求饶。顾玄武可不买账,在要求他继续自己动下去无果后毫不留情地一巴掌连着一巴掌照着张显宗的臀抽了上来,打得那团白花花的软肉泛起了波浪,很快就泛红熟透看着好不可怜。张显宗被抽得生疼,躲又不能躲只能咬着牙硬生生挨下来,忍不住泛起了泪花又闭着眼睛憋回去,到最后眼角都透着红。
      张显宗眼角带湿的样子看得顾玄武煞是舒爽,于是松口道叫声好哥哥便饶了他,手上的巴掌依旧没停。张显宗急忙忙叫了声好哥哥,到最后把好哥哥、玄武哥哥来来回回叫了好几十遍直到嗓子都快哑了,顾玄武的巴掌才堪堪停住。
    “宗儿,这次哥哥先放过你,下次想要偷懒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言罢他也不欺负张显宗了,站起来把他按在书桌上就猛地一入到底,紧接着便以这种幅度带着股狠劲儿开始了动作。张显宗被内部的刺激逼得呜咽出声,背部随着他的顶弄在冰凉的桌面上前后摩擦,还挂着军裤的腿为了保持平衡自动地夹住了他的腰。
      喘息抑制不住地从喉咙里溢出,舔舔唇闭上眼将就要涌出的泪逼退,身体凭着本能在欲海中起伏,张显宗的意识却慢慢地模糊了,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宗儿这个称呼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了,那时候张显宗和顾玄武都还是个豆大点儿的孩子,顾玄武还不叫顾玄武,是村里的小霸王顾石头,张显宗也不是现在这个贯会忍气吞声的样子,气极了还会和别的小孩儿打架。
      孩子王顾石头自封大将军,还让手下的小喽罗们叫张显宗“军师”。虽然他也不大明白军师是做什么的,但话本里不都是这样的吗,一个英雄好汉必须得配一个军师。他要当英雄好汉,张显宗就必须得做他的军师才行。
      顾大将军每天的军务就是和邻村的小孩子干架,还不忘捎上他的张军师,每次他们在前面掐成一团,张显宗就被勒令一个人在后方老老实实待着观战压阵等他得胜带着人马得意洋洋地回来报喜。张军师还为这件事和顾将军打过不只一架,但每次都以被壮些的顾将军揪住手臂压在土堆儿上告终。在这件事上顾将军态度十分强硬,他认为作为军师就是应该在后面坐着,“要是让隔壁那帮王八蛋子知道了我顾大将军让自个儿的军师也撸袖子上来打架,我的脸还往哪儿搁?”张显宗一巴掌把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打开表示自己不当这什么狗屁军师,他也不同意,“老子的军师还就得是你张显宗。”张军师听了气得好几天没和他说话。
      某天隔壁村的童子军头头王大柱身边多了个翠花,那流着鼻涕的小胖子不知用什么手段讨得了小女孩的欢心,让她心甘情愿整天跟着他们上窜下跳,看得顾石头羡慕得恨不得揍那小胖子一顿。于是他手一挥说咱们不能丢了面子,也找个姑娘才行。
      说得容易做得难,没有正经姑娘家愿意放闺女出来和一群野小子到处浪,为此顾石头愁得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面子对他来说着实是件比天还大的事情。
      用什么方法能解决这个问题呢?顾石头天天想夜夜想,想得头疼。某次日常和王小胖掐架后,带着身后一帮泥猴子浩浩荡荡往回走的他看到等在那里的张显宗眼前一亮——长得好还爱干净,看着比那个翠花顺眼多了,拉出去能把隔壁村羡慕死。
      顾石头高兴得加快了步伐,走到张显宗跟前大声道以后你除了当军师,还要当我们军的军花!张军花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顾石头就又寻思着是不是要像王小胖叫翠花一样叫得亲一些,于是一声“宗儿”就冒冒失失地炸了出来,炸得张显宗差点撸袖子跟他干起来。
      顾石头单方面决定的事从来由不得张显宗拒绝,于是他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了军花。而“宗儿”这个称呼也一直伴随着他,直到顾石头带着人打服了周围几个村的男孩子军队,不再需要军花来充面子。
     “宗儿。”顾玄武不满他的失神,掐着他的腰狠狠地往自己的尖利上钉。时隔这么久他又开始叫这个称呼,却是在做这种事情。
      张显宗被捅得重重一声哀鸣,浑身猛得一颤双腿紧紧夹住顾玄武的腰扬起脸露出颈项喘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甩开脸上汗湿的发丝扒住他的手臂气息不稳地低声道,“团长还是就叫张显宗吧,宗儿听起来太怪。”

   

评论 ( 15 )
热度 ( 190 )

© 季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