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临渊

医学狗不想说话

【all咸粽】炼狱焚 02

【all显宗】炼狱焚
【提示】
1.all咸粽向,每个cp出现单独打tag,文前也会再次提示
2.有车有剧情,目测是大长篇,如果我能坚持下来的话
3.有部分私设,为了剧情(比如第一章里这个我本人嫌弃至死的童年称呼)
4.后面会有修罗场(如果我能写到那里的话)
5.第一章有点重要,它的所有内容都在为后面铺垫(包括那个我很嫌弃的称呼,咸粽的每一句话和顾玄武对每一件事的态度),也预示着故障这一对儿的将来
6.每章前都会标出可能的雷点,看到不能接受的雷点预警小伙伴们可以先撤
7.习惯性先来几发试水,如果大家不太喜欢这篇的话我就撤,扛着车和文就跑
8.喜欢就留句话点个小心心呗,你们的鼓励是我最大的支持
9.ooc算我的
10.不用担心be,我是小甜饼爱好者,题目叫炼狱焚也预示了以后的路线不是吗
11.故障这对以后的发展?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预警】本章顾玄武x张显宗,有车的背影和远貌,还出现了一个有一点关键的碍眼人物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请往下拉——





02.
    顾玄武收拾好了自己,悠悠然又坐回了书桌旁的椅子上,半靠着椅背微眯着眼欣赏着桌上横陈的肉体。
    张显宗喘息了许久,才有点力气努力地并拢了长时间打得太开已经有点不受控制的双腿。感觉到后方刚刚被灌入的灼热液体有要流下来的趋势,他有些狼狈地收缩控制着那处的肌肉,险而又险地将它们拦在了自己体内。顾玄武一向是喜欢他含着自己的东西的,除非少数实在是酸软得难以保持夹紧姿态的情况,他总会在盛接液体后保证它们每一滴都待在自己体内。
    手臂撑起身子,依旧打着颤儿的腿一点点踩到地上,确认脚踩实了腿也恢复得能够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张显宗慢慢地扶着桌沿站起来,半倚着桌子腿儿开始整理自己。梳理好头发擦干脸上的汗水,扣上衬衫的扣子抚平外套上的褶皱,提起裤子穿好系上腰带,除了脸颊眼角还带着些许薄红,张显宗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就连背也还是挺得那么直。要不是刚刚把他按在桌子上狠狠入了一场的人是自己,顾玄武都不会相信眼前这样看起来俊秀挺拔禁欲严谨的人裤子下的那张小嘴儿里还含着男人的米青液。
    “含好了,晚上我要检查的。”顾玄武拍拍他的屁股,感受到掌下绷紧的肌肉紧实的质感。张显宗双腿一并军靴在地上一磕,伴随着干脆好听的撞击声行了个利落的军礼转身迈着军步离开。
    顾玄武此人一向果敢,下定决心要端了文县自己做司令就再没犹豫过,睡完张显宗的当天下午就支使他着手做准备。接了任务以来张显宗是忙得脚不沾地,布置作战计划储备军需物资几个小时下来是连水也顾不上喝。很快一切准备妥当,他舔舔干裂的唇再次踏进书房向顾团长报告。
    顾团长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说干得好辛苦了,我们就趁着夜色赶路吧,转身就走。刚踏出门又回过头来盯着他带着疲倦的脸看了一眼,伸手揉碾一下他的唇说看你渴的,回到桌前从壶里倒了一杯水递到他面前。张显宗没有犹豫地接过喝下,刚放下杯子抿抿唇走了几步就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是在书房隔壁的小休息室的床上,张显宗揉着太阳穴叫来外面看门的小兵一问,才知道他一被放倒他们的好团长就自个儿带着人跑去打文县,现在怕是已经快赶到了。张显宗气得牙痒痒,心道好你个顾石头还给我来这一套。动了几下腿准备下床,感觉到股间的粘腻,他的脸更黑了。
    挥手示意小兵下去,张显宗从床头的木搭架上取下一块帕子,跪趴着褪下裤子木着脸用它将股间流出来的液体擦干。指尖在温软湿润的入口处徘徊了好久,他终于还是一咬牙伸了一个指头进这个自己从未碰触过的内里。包裹着指尖的丝滑紧致让一直在情事中处于被动地位没有这方面经验的某种意义上的处子一个战栗,一不小心戳得重了点腿一软差点跪下来。张显宗在心里把有这种让人含着他东西的不良爱好的顾玄武狠狠骂了一顿,咬着牙吞下呻吟硬是用指头将体内的白液一点一点地抠刮了出来抹在帕子上。
    等腿不软了脸上的红晕也褪了,张显宗才换上手下送来的新军服出来处理军务。如今那边怕是已经打上了,赶过去也没什么意义,不如坐镇此地把大本营守好,万一万一顾大傻子失败了,好歹还能有个地方落脚喘气。
    顾玄武失败了吗?当然没有。
    老天爷看起来还是很喜欢他的,张显宗接到消息带着部分留守的兵力赶到文县时,他已从顾团长变成了顾司令,坐在当地乡绅为他开的名为欢迎实则巴结讨好的宴席上吃吃喝喝好不快活。
    饭吃到一半,好话也说完了银票也贡上去了,几位乡绅对视一眼,由家产最多资历最大的那位牵头把话题引到了美人上。几人轮流费尽心思地夸着文县是如何的盛产美人儿,把口水都快说干了,新晋顾司令终于停下筷子来了兴趣。
    “芙儿啊,快出来见见顾司令。”人精儿王老一看情况,忙拍拍手示意早就等在那里的打扮花枝招展的女人进来。芙儿一进来,先是学着那老一套柔柔地给顾玄武福了身,三寸金莲三步一摇地走着莲花步便靠近了他,嘴上还说着自己是如何如何地仰慕司令大人。
    顾玄武上上下下扫了一眼,心里想着声音太做作神态缺乏英气,胸没张显宗看着舒服腰没张显宗细腿没张显宗直臀没张显宗翘,总而言之就是什么都比不上张显宗,着实没意思。文县的女子不过如此。
    一直察言观色的王老看他神态不对,笑着打哈哈到芙儿虽长相一般却胜在温柔小意,顾司令当团长时一心建功立业身边一直没有知冷热的人,如今当司令了没有枕边人人说不过去,不若添了芙儿让她先服侍着,也好在寻找到良配前一解寂寞。
    顾玄武听了微地一怔,不知道被哪句话戳中了心思默许了那女子凑过来的动作。芙儿笑得妩媚,坐在顾司令身边用胸前柔软的肉蹭着他的手臂,还不忘拿着酒盅给他倒酒。
    张显宗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隔着空气两人视线无声地交织,张显宗先低下头道了一声“司令”,面上没有任何变化。
    顾玄武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视线从他戴着的军帽扫到了纤细笔直的小腿上的黑色军靴,这才笑着道张显宗来来来,我带你看看文县。说着推开身上的女人起身离席。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席上众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直到司令走到门口又点了点芙儿对着他的其中一个警卫说把她送到我府上去,众人才松了口气。这算是贿赂讨好成功了……吧?
    他们没有能够做到说的看看文县。事实上,张显宗连路都没能走上几步。刚离开饭店顾玄武就把他带到了车上。抽出席上收下的地契的其中一张看了一眼递过去,顾玄武对着驾驶座上的兵哥道,“去这里。”
    张显宗低眉不语,一只手掰过他的脸顺着脸颊划到眼下揉了揉。
   “哥哥想你了。”顾玄武的语气莫名地带着有些残酷的笑意,“来给哥哥口口罢。”

评论 ( 24 )
热度 ( 141 )

© 季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